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115章 冰火神针(1/0)

    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,我的女儿天香国色,不知多少男人梦想得到她,可是你却是丝毫没有兴趣的样子,能告诉我是为了什么吗?”此时的欧阳秋华不禁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有老婆了。”唐龙摇了摇头,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女人同样很是漂亮,国色天香,让人一看就动心的那种,不过,对于已经有老婆的唐龙来说,显然不在考虑之列。倒是眼下最急于得手的就是南山之巅那块地了。

    “哦,唐先生果然是个性情之人,知道收敛,哈哈,难得的好男人啊。”无形之中,唐龙在欧阳秋华的心中又悄然的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请离开吧,我要马上给欧阳小姐治病了,记住在我治病期间,任何人,都不能闯入,一旦有人善自闯入,那后果自负。”唐龙语气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守在门外,绝对不让任何人闯进来。”欧阳秋华点点头。随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将门关好之后,室内只剩下了他和欧阳兰英二人。

    而欧阳兰英还有沉睡之中,不曾醒来。

    不过,在酣睡的时候呢,又悄然的翻了一个身,这样一来,脸朝天,唐龙一看,果然是让他心神一动。是一个极品的美女。

    是让人心动的是,有胸口露出的一片雪白格外的晃眼,让唐龙深吸一口气,努力的将眼神扭向别处,才勉强的克制了心中的躁动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唐龙重新回到她的面前。伸手握住了她放在床边的那只纤长的手。

    将二指搭在她的脉门上,细细的诊断着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睡美人,大概就是嗜睡症了,这个女人年纪不大。神情略带悲伤,看起来,在她之前的情感之中,有颇为不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解开这个症状,就必须从两方面下手,一方面要让她打开心扉,把悲伤的情绪释放出来,另则,就是要将堵塞的心脉打通,这样一来,才能让她堵塞的气血从此通畅起来……”唐龙一边诊治,一边在自言自语着,眼前,这个如此美丽的姑娘,安静的躺在床上,甜美的睡着,似乎对于外界即将发生的事情丝毫无觉。

    她那么美,美的那么圣洁,让人不敢产生一丝一毫猥亵的想法,让人的精神世界瞬间变的坦然……

    深呼吸了一下,唐龙中指与食指从刚打开的针盒之中,扣住一枚短鼻银针,这枚银针和其它的银针不同,针粗而短,通体黑色,看起来,散发着幽幽神秘的黑色光华,散发着一股异样的气息和温度,如冰一样的冷。在这根针的浑身上下包裹着一重淡银色的气息。这股气息环绕其上,将它重重的包裹着环绕着,周而复始,转动不停。

    那一股气息在循环到了针鼻之处,再从针鼻处的一个微微打开的通道向下从针尖处再喷出来,将气息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伴着唐龙取针,这枚银针浑身上下包裹的气息陡然高涨了起来。一下子笼罩了整个针形。

    那银色的光芒一下子明亮了起来,甚至将他的手指都包裹其中,肉眼可见,在这股气息的包裹之下,唐龙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微微痛苦的神情,再看他的手指上,已然结上一层薄冰。这层冰,看起来不厚重,不过,却极为的阴冷。

    手中二指,都在这股气息的包裹之下,而变成了冰雕一样。

    手指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时候到了,冰针,给我出,冰封千里,封住她的心脉流通。”既然不通,那就索性封住。

    咻……二指一动,这枚冰针就在他的二指之间猛然的飞落而下。准确的扎入到对方的胸口的穴位之中,针尖大部的没入,只留下了针鼻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随着这支针的扎入,她的娇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,随之一股银白气息扩散开来,如同拳头大小,将心脉周边的一片区域给封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通,那就来一剂狠药,我要用一剂冰针封住你的气脉,再用一剂火针将其打通,这样一来,那些堵塞在心脉之中的病气,就会被彻底的清除。”当然了,这样的施治方法,也是一种极为极端的手段,一般的医者,绝不敢以这样的手法施用,不然的话,体质稍差,就会引发大的问题,一旦失败,就会香消玉殒,后果严重,而成功呢,则一举的通畅起来。从此根除了病气,将心脉彻底的打通,从此彻底的根除了这嗜睡之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治病去根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在这一针发出之后,唐龙又迅速的伸出二指,夹住了第二根针,这根针从外形上看和之前的那根冰针几乎一样,短而粗,外形有些蠢,不过,它的颜色是通红的,被存放在一另外一个单独的金属容器之中,从这个容器之中取出,瞬间针上就燃起一股腥红色的火焰,环绕针身,在肆意的游走着。

    其循环方式与冰针几乎一样,也是自下而上,最后再从针鼻处的小孔涌入,再从针尖处吐出,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。

    之前的冰针是冰冷刺骨,而这根呢,则是灼热无比,手指一碰上去,立刻发出哧的一声响,之前那冰冻其上的薄冰也瞬间的融解,化成一股白色的蒸汽。

    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在接触到这根针之后,唐龙的脸上再度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,紧紧的咬住了牙关。将其夹在二指之间,眼睛迅速的在她的身上查找着适合的穴位,手指一划,哧的一下,这枚鲜红色的针,也随之落下。比之刚才那一针,落的又准又疾。

    这一针落下,那之前冰封的一片区域瞬间就开了锅一样,一股股的蒸气随之腾起,从欧阳兰英的皮肤毛孔之中散发出来,在这股股淡白气息之中还夹杂着一股腥涩的暗黑病气……

    随着这股病气被排出,欧阳兰英脸上的苍白之色也随之消散了许多,有了一丝淡淡的血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