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十一回 冰山雪蚕(1/0)

    洪七垂头丧气地走在雪地中,心想:“胡老儿当真是铁石心肠,他始终不肯救师父,那可糟糕之极!”又想:“洪七啊,洪七,你怎么总是打胡老儿不过?师父将武功传授给你,那又何用之有?”他自艾自怨了一会,在雪地里坐了下来,突然间右足小腿上微微一痛,犹如被针扎中一般,心中一惊,低头向小腿看去,只见小腿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向上移动,细看之下,却是一条蚕。

    这条蚕通体透明,雪白如玉,若非洪七细看,还真是分辩不出哪里是雪,哪里是蚕,洪七见这条跟寻常的蚕儿颇有不同,心下暗暗称奇,想道:“适才定是这家伙咬了我一口,也不知有没有毒。”转念又想:“倘若这条蚕有毒,那倒也不错,反正胡老儿不肯救师父,我陪师父一起到阴世便了。”寻思之间,那蚕儿已爬到他大腿之上,洪七心道:

    “这位蚕老兄一味往我身上爬,说不定将我当成它的家啦!”说道:“喂,蚕老兄,你这可找错地方啦,快快下去罢。”说着站起身来,那知两腿竟是麻木不仁,站立不住,顿时倒在雪地之中。

    洪七吃了一惊,忖道:“怎么?这条蚕儿真是有毒?”他试图再站起身来,那知非但两腿麻木,连身子也是动弹不得,心想:“这蚕儿果然有毒,嘿嘿,我洪七今日真是要死在雪地里了,那好得很啊。”他死意既决,心中反倒坦然,自言自语的道:“师父,弟子可要先你而去了。”想到这里,不由得向那条蚕儿看去,只见它仍是缓缓地往上爬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蚕儿已然爬到他脸上,洪七顿觉脸上犹如放了一块冰一般,奇寒切骨,那蚕儿在他脸上来回爬动,洪七只觉周身冰冷,甚不受用,说道:“喂,蚕老兄,你既然决意害死我,那便爽爽快快地往我身上咬上几口,岂不是一了百了?何必如此折磨我?

    那又有什么好玩”话犹未已,连嘴巴也发麻了,说什么也合不拢。

    那蚕儿在洪七脸上转了一阵,最后开始向洪七的嘴巴进发,洪七心道:“这位老兄该不会把我的嘴巴当做它的巢穴罢?”他刚这么想,那蚕儿果然朝他口中钻了进去,洪七大急,满心想说:“蚕老兄,你往我身上咬几口,待得毒性发作,我便呜呼哀哉了,何必再到我肚中折磨一番?糟糕,糟糕!”只觉喉头一阵冰凉,料想那蚕儿已然进入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便觉有一道寒气在体内转来转去,心知那蚕儿必是到了肚中,洪七心头一横,暗道:“反正也是死路一条,让这位蚕老兄将我折磨一番,也是无妨。”当下不再理会那条蚕儿,任由那道冷气在体内转动。

    这时雪花飘飘,不消片刻,白雪已然复盖住洪七的身体,而且积雪愈来愈厚,又过了一阵,洪七已被埋葬在积雪之中。

    洪七虽被积雪埋住,但呼吸却是越来越顺畅,脑子也仍是十分清醒,禁不住心下大是奇怪,心道:“难道死人埋在地下也是这般舒服?如此说来,人死了倒也未必是坏事。”正自胡思乱想之际,只觉体内那股寒气渐渐由冷转热,洪七本来觉得周身寒冷,这时却是全身温暖之极,心道:“妙极,妙极!”但过了一阵,便发觉那热气愈来愈热,到得后来直如一个大火球置身于体内,跟着不断地澎胀,洪七全身上下,均有汗水涌出。

    洪七周身难受之极,想道:“毒性终于要发作了,这一次真是必死无疑了。”突然间,那团热气竟向喉头冲了上来,洪七再也忍耐不住,啊的一声,大叫起来,叫声直是震天动地,跟着啵的一声大响,复盖在他身上的积雪被他的叫声震得飞溅起来,洪七这一叫,登觉周身舒畅之极,四肢竟然也能活动了,心中一奇,随即从雪地里跃了起来,心道:

    “我居然还活着,这可奇了。”转念一想:“是了,想是那条蚕没有毒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他想既然死不成,还是先去瞧瞧师父再说。

    洪七快步向旧屋奔去,但身子轻灵之极,直是行走如飞,不禁暗暗奇怪,只是他心中记挂师父,却也回不得细想了,待得回到那座破屋,见师父身上寒毒发作,倒在地下,身子不住地颤抖,急道:“师父,你怎样?”钱帮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?洪七寻思:“我练了这许多日武功,想来总是有些功力了罢,我何不运功为师父疗伤?嗯,不错,就是这样。”当即将师父扶起,自己随即盘膝坐在他身后,双掌伸出,贴在他后心“灵台穴”上,将源源不断地将内力输入钱帮主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