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二十九回 比武论剑(1/0)

    周伯通在大理皇宫中住了半年,这才回重阳宫去了,眼看华山论剑之期渐近,段智兴于自己的武功,自是不敢有半分松懈,终日勤修苦练,武功果然大有进境,这一日段智兴忽然想到:“我终日只顾修练武功,却忘了去瞧瞧阿瑛,她心里定然在埋怨我了,也不知她现下怎样啦?”他自来好武,少近女色,但对刘瑛却是情有独钟,当下缓步来到后宫之中。

    大理国君虽然不如大宋皇帝那般后宫三千,但后妃嫔御,也是人数众多,众宫妃多时没有见到皇帝,这时斗然见皇帝驾临,俱是又惊又喜,段智兴发觉刘瑛并不在宫妃之中,心下奇怪,便向一名宫妃问道:“阿瑛呢?”那宫妃道:“我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她啦,听说她的身子不舒服,不便来见陛下,陛下不会怪罪她罢?”段智兴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怎么会?既然阿瑛身体不适,我须得去瞧瞧她才是。”径自来到刘瑛所住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刘瑛一见段智兴,禁不住面色微变,说道:“皇爷,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段智兴见她神色有异,问道:“怎么?你不欢迎我来么?”刘瑛笑道:“皇爷倒会说笑,我怎么会不欢迎你了?”段智兴道:“我听说你近来身子不适,要不要叫御医来给你看看?”刘瑛脸色大变,忙道:“不用啦。我得的是些小毛病,不用请御医了。”段智兴道:“小毛病不及时病治,待得变成大毛病可就麻烦啦!”刘瑛道:“皇爷不用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只觉眼前一阵金星乱冒,哇的一声,竟自呕出许多酸水来。

    段智兴见状,不禁大惊失色,叫道:“阿瑛,你怎么啦?”刘瑛道:“我我没事。”段智兴道:“你病成这样还说没事?再这样下去,那还怎么得了?”当即唤来宫女,命她召来御医。

    御医一搭刘瑛的脉搏,喜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!”段智兴一怔,奇道:“什么?”御医答道:“贵妃娘娘有喜啦!”段智兴心头一震,御医这句话在他耳中听来,直如晴天霹雳一般,呆了半晌,才颤声道:“你你说什么?”御医只道是皇帝欢喜得过头了,笑道:“微臣是说贵妃娘娘有喜啦!”段智兴头又是一震,突然喝道: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御医又惊又奇,一时不知自己如何得罪了皇帝,竟自锷然不知所措,段智兴朝他踢了一脚,喝道:“你没听见我的话么?”御医吓得连滚带爬,向外奔出。

    段智兴满腹怨愤,须知他终日专心练武,并未跟刘瑛有过男女之事,但听得御医说她有喜,焉能不怒?他两眼狠狠地瞪着刘瑛,刘瑛却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,过了良久,段智兴才冷冷的问道:“孩子是谁的?”刘瑛身子一震,缓缓在抬起头来,目光却始终不敢跟段智兴相接,她随即摇了摇头,颤声道:“皇爷,我我不要脸,是我对你不住!”段智兴厉声道:“你怀的是谁的骨肉?”刘瑛仍是摇头道:“我我不能说,我不能说!”段智兴怒道:“我几时亏待过你了?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等事来?”说着举起手掌便要住她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刘瑛道:“皇爷,你待我很好,是我自己不知羞耻,你你打死我罢!”段智兴见她满脸凄然之色,这一掌哪里还打得下去?他长叹一声,手掌缓缓地放了下来,忽然想起一个人来,问道:“是不是周伯通的孩子?”刘瑛身子又是一震,她本来想说“不是”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,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段智兴怒极,大声道:“好,周伯通胆敢做出对不住我的事来,我这就去重阳宫找他算帐!”说罢大步向殿外迈出。

    刘瑛叫道:“皇爷,都是我的不是,求求你放过他,你你要杀便杀我罢!”段智兴怒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护着他,周伯通有什么好?我是一国之君,难道还比不上他么?”刘瑛道:“不是。皇爷什么都比他好,我只求你不要伤害他,我我这就死在你面前!”说着从墙上摘下一柄长剑,长剑出鞘,剑锋朝自己心口刺落。

    段智兴大吃一惊,叫道:“不可!”一指点出,正是“一阳指”绝技,手指未及,指劲已出,正好击中剑身,当的一声,长剑落地。

    刘瑛道:“我还是死了的好,你干么还来救我?”说完兀自伏在地下哭泣。

    段智兴心头一软,兀自长叹一声,心想:“此事原也怪她不得,我终日只顾修练武功,极少来跟她亲近,她跟周伯通做出这等事来,那也难怪。”思念及此,心中怒气顿消,又想:“周伯通虽然对我不住,不过瞧在他师兄王道长的面子上,我也不来跟他计较了。”他又叹了口气,头也不回地向殿外走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