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二十一回 蛤蟆神功(1/0)

    陆无敌听得声音,嘿嘿一笑,说道:“我道是那一个王八蛋在装神扮鬼?原来却是苏师弟。嘿嘿,既然来了,干么还不现身?”话音刚落,东边人影一晃,陆无敌身边已然多出一个人来,这人身法之快,委实罕见罕闻。

    欧阳锋向来人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,这人正是他跟兄长先前遇到的那老者,心道:“怎么又撞上这了老儿?这可麻烦了。”那老者向他横了一眼,便不理会,兀自向陆无敌道:“陆师哥,多日不见,你别来无恙罢?”陆无敌冷笑道:“我自然安然无恙,苏师弟是不是有些大失所望?”那老者道:“陆师哥说哪里话来?咱们总是师兄弟,自是盼望师哥安然无恙,这‘大失所望’四字,真是从何说起?”陆无敌道:“如此说来,你的良心倒好。”

    欧阳锋心中却在寻思:“这姓苏的老儿怎么不来跟我要经书了?啊哟,难道哥哥身上那两卷经书都教这老儿夺了去?当真如此,只怕哥哥也也已性命不保,这可糟糕之极!”但他转念一想:“说不定哥哥智计过人,总有法子摆脱这老儿的,经书给这老儿夺去,那也罢了,只盼哥哥别出事才好。”心下忐忑不安,想要出言质问那老者,但见他跟陆无敌言词针锋相对,自己哪里插得上口?

    只听陆羽裳说道:“苏老儿,你又来跟我爷爷过不去,是不是?”那老者名叫苏不败,他有个绰号叫做“毒手神剑”,是陆无敌的师弟,他跟师兄向来不和,是以经常来找陆无敌比武斗毒,但每一次都是败在师兄手下,心中自然大是不服,他这次来岳州除了想得到《九阴真经》之外,便是来跟师兄为难,他一听陆羽裳这话,哼了一声,两道目光在陆羽裳脸上一扫而过,冷冷的道:“我跟陆师哥说话,也轮得到你这小丫头插嘴?”陆羽裳怒道:“怎么轮不到了?你这老儿也配来教训我?”

    苏不败向陆无敌道:“陆师哥,你这个孙女可越来越刁蛮了,小弟可要替你管教她一下!”也不待陆无敌答话,右袖飘动,向陆羽裳身上拂去。

    陆无敌冷笑一声,说道:“苏师弟,你这‘丧命粉’也难我得倒么?”长袖也跟着摆动,朝苏不败的衣袖拂了过去,苏不败大吃一惊,急忙向后跃开,脱口叫道:“红蛤散!以毒攻毒!”陆无敌道:“正是。苏师弟,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啊!”苏不败片刻即转宁定,说道:“那也难我不倒。”陆无敌道:“怎么?难道苏师弟还有什么更高明的毒药?”

    欧阳锋初时听他们一个说什么“丧命粉”,一个又说什么“红蛤散”,心下茫然不解,寻思:“师父跟苏老儿在搞什么鬼?”待得听到“毒药”二字,这才恍然大悟,暗忖:“原来他们师兄弟却是在斗毒,苏老儿想来‘丧命粉’加害陆姑娘,却被师父用‘红蛤散’化解,想来他们定是将毒药藏在袖中,使将出来之时,手法又极是巧妙,是以我先前没有瞧出来。”

    只听得苏不败道:“怎么没有?”伸手入怀,取出三只小瓶子,拨开瓶塞,从每只瓶子里倒出一点粉末,乘在掌心之中,说道:“陆师哥,你可知小弟手中这三种毒药叫什么名目?”欧阳锋见状,心中暗道:“苏老儿居然将毒药拿在手中,也不怕把自己毒死。”转念一想:“这老儿既然擅长用毒,自然有法子解毒,这三般毒药倒也毒他不死了。”只见陆无敌的目光在苏不败掌心一掠而过,见每一种毒药都有一种颜色,分别是红、黄、蓝三色,陆无敌眉头微皱,随即说道:“红色的是‘断魂毒’、黄色的是‘锁喉散’、蓝色的是‘鹤涎粉’。是也不是?”苏不败面色微变,说道:“陆师哥果然见多识广,不错,正是这三种毒药。”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现下小弟将这三种毒药混合在一起,便可化解陆师哥的‘红蛤散’了。”陆无敌略一沉吟,点头道:“果然高明。”

    苏不败又道:“不知陆师哥又有什么高明的法子化解小弟这三般毒药?”

    陆无敌道:“这有何难?”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只瓶子,也从瓶里倒出一些粉末,放在苏不败掌心之中,跟那三般毒药混合在一起,苏不败掌心中顿时升起一缕五颜六色的烟雾,待得烟雾散开,苏不败定神一看,掌心中的毒药尽皆无影无踪,不禁又惊又奇,神色间又有几分佩服之意。

    陆无敌满脸得色,说道:“苏师弟,你可知我用的是什么毒药么?”苏不败顿时被他难住,道:“这个这个,小弟愚鲁,还望陆师哥赐教。”陆无敌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若不说,谅你也猜不到,这是我昨日才配制的毒药,还未给它起名,现下我倒想到一个名目了。”苏不败问道:“什么?”陆无敌笑道:“就叫做‘败苏散’罢,苏师弟,你说这个名目贴不贴切啊?”欧阳锋一听,心下暗暗好笑:“苏老儿姓苏,师父却给这门毒药起名叫做‘败苏散’,分明便是在讥讽苏老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