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92章(1/0)

    陶墨来到顾射房中,顾小甲正躺在外间,见他来了,连动都没动弹下,鼻子里还发出类似于鄙视哼声。这种待遇陶墨不是第次受,也没深想,径自进了里屋,对顾射道:“覃城大儒正在楼下,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顾射淡淡道: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陶墨脚步挪了挪,加了句,“那些人十分有诚意。”他说这句倒不是为柳崇品他们求情,而是就事论事,不想顾射错过机会。所以他说完之后,若顾射还是无动于衷,他原本是打算离开了,谁知躺在外头顾小甲突然坐起来,大声道:“你莫以为我没看到。什么十分有诚意,分明是你看那个柳什么长得人模人样,动了歪念头,想要讨好他!”

    陶墨脑袋轰了下,脸立马红起来,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冷冷地盯着他,道:“还说没有。你以为我没看到你看着他脸红?”

    陶墨窒。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面对长得好看之人,他总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,脸也会自然而然地红起来。但是说他对柳崇品有非分之想,却是万万没有。

    若真说他现在对谁有非分之想,那就只有……

    他目光悄悄地望向顾射。

    却见顾射脸莫测高深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顾小甲见顾射没反应,痛心疾首地叫道:“公子,你这样为他,却不想他是条白眼狼!”

    顾射毫无反应,只是对陶墨道: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83、后发先至(二)

    陶墨怔了怔,心里头又是委屈又是难过,顾射改变主意显然不是因为他话,而是因为顾小甲话。溢到喉咙辩解之词对着顾射冷然面色又缩了回去,只剩下满嘴苦涩,他低下头,慢吞吞地转过身,缩着肩膀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顾小甲正自得意,却听顾射淡然道:“今夜你不必在外间侍候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愣道:“那我睡哪里?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客栈总有厨房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:“……”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得意忘形,又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外头便有纷乱又压抑脚步声靠近。

    顾射打起精神,对矗在床边可怜兮兮顾小甲道:“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瞪大眼睛,“公子,你伤还未好。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我没伤脑袋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见他脸色不愉,只得扶着他跪坐起来,看着顾射眉头因痛楚而皱成团,心里也跟着难过起来,对陶墨厌恶更甚。

    顾射好不容易靠着顾小甲扶持将只脚放下地,就听外头响起怯生生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他声音带着不易察觉虚弱和轻颤。

    顾小甲听得心头烦躁,又不敢放肆,只能对着门叫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外头立刻没声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顾射站在床头,穿好外衣。

    顾小甲看顾射额头冷汗直冒,面色惨白得毫无血色,低声道:“公子,不如不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射吸了口气道:“我说话,几时不作数过?”

    顾小甲无声叹息,心里将陶墨翻来覆去地诅咒了好几遍,才讪讪去开门。

    开了门,站在最前面并不是陶墨,而是柳崇品。陶墨被姚师爷拉住站在最后排,只露出半个肩膀。这么对比,顾小甲又觉得陶墨可爱起来,其他人面目更可憎。

    “在下覃城柳崇品,仰慕顾公子才华人品已久,特来拜见。”柳崇品说着,竟对着顾小甲深深揖。

    顾小甲翻了个白眼,侧身让开,故意冲着陶墨方向喊道:“陶大人呢?”

    陶墨费劲地拨开被晾在门口众人,挤到前方。尽管他手劲不大,柳崇品还是被他挤到边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陶墨睁大眼睛看着顾小甲。

    顾小甲转头看顾射,见顾射重新侧躺下,靠着枕头冲着自己点头,才松口道:“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陶墨马当先走进来,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顾射好几遍,确定他并无不适才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到顾射,俱是再三打量,见其躺在床上依旧神情坦荡,难掩气度风华,顿时心折三分,个个拱手作揖不提。

    顾射淡然道:“顾某身体抱恙,不能回礼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大儒们纷纷问起何以如此。姚师爷邀请他们之时并未提及顾射受伤始末,因此他们只当他生病,也未多想。

    顾射道:“覃城知府招待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说得不愠不火,却听姚师爷阵心惊肉跳,知道这个梁子并不容易化解。

    大儒们阵惊讶,但他们都懂明哲保身之道,因此惊讶归惊讶,却没有人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顾射目光转,落在柳崇品身上,“你姓柳?”

    柳崇品见他谁人不问,独独问自己,显是另眼相看,心中阵激动,表面却不动声色地作揖道:“在下柳崇品。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何以为生?”

    柳崇品微愕,很快答道:“诗画人生罢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大儒皆知他人品,对他造作回答很是不以为然,脸上露出不屑神色。

    顾射挑眉道:“哦?你诗画值多少?”

    柳崇品讪笑道:“粗鄙之作,岂敢买卖?”

    “若不买卖,又如何以诗画维生?”顾射问得悠悠然,却字字戳柳崇品心肺。

    柳崇品哪里能说自己终日靠是母亲与继父接济,只好含糊道:“诗画乃是我心头所好。能有诗画作伴,粗茶淡饭也食得香甜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等顾射开口,顾小甲已明其意,嗤笑道:“粗茶淡饭也得靠孔方兄换。卖不得诗画,又不做诗画外其他事,哪里来孔方兄?莫不成坑蒙拐骗,还是沿街乞讨?”

    他出口是无心之语,听到柳崇品耳中却如意有所指,以为自己种种事迹被他们知晓,心中又是难堪又是不安,脸上阵青阵白,交错变换,饶是他平素巧舌如簧,此时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大儒原本是慕顾弦之之名而来,不想顾射竟抱恙在身,卧病在床,原以为此趟毫无所获,必将失望而归,又不想却看了这样场好戏。他们对柳崇品早有厌恶之心,只是碍于颜面,自持身份不能出口教训,如今见顾射主仆刁难他,心里都有种出了口恶气爽快,连带失望也被冲淡少许。

    其中个大儒道:“我听闻顾公子书画双绝,可甚少有作品传世。我有幸见过幅秋末访钟灵寺,至今念念不忘,不知今日是否有幸再睹大作?”

    顾射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那个大儒心头悸。明明自己站着他躺着,居高临下是自己,怎还有种被人俯视错觉?

    “我从未去过钟灵寺。”顾射缓缓道。

    大儒怔忡道:“那你是如何作画?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我从未作过。”

    大儒僵住。他为顾弦之幅秋末访钟灵寺神魂颠倒数年,不想竟是假?“这,不可能。那人若有这般造诣,何至于仿冒他人之名?”

    顾射问道:“画呢?”

    大儒道:“此画乃是明镜斋镇店之宝之,还在店中。”他心中着急,原本想请顾射同前去查看,但见顾射躺在床上,想起他身体不适,很是踌躇。

    顾射对顾小甲道:“你随他去。看看是岳凌,还是章子书。”

    顾小甲应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儒问道:“岳凌和章子书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活人。”

    大儒碰了个软钉子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顾射闭上眼睛,流露出疲态。

    大儒们个个都是有眼色之人,当下告辞离去。之前那个求画看大儒还不忘将顾小甲拉走。

    顾小甲原不放心,后来见陶墨上前步,自动补了他站位置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。

    柳崇品和姚师爷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姚师爷诚意十足地正式道了回歉,又解释知府“无心之失”,恳切地请求顾射谅解。

    顾射闭着眼睛,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柳崇品适才碰了鼻子灰,心里头还记着恨,但又不想错过这样个平步青云大好机会,最终还是豁出面子,故意朝前走了两步,离顾射榻前步之遥处站住,柔声道:“顾公子可有画作?可否让小生看看?”

    顾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柳崇品狂喜。

    “我画作,为何要给你看?”顾射问道。

    柳崇品被问得窒,不过他脸皮素来厚,很快回神道:“我对顾公子景仰已久,拳拳之心可昭日月。顾公子莫不是不信我?”他自认为自己表情语气都十分恳切,任顾射铁石心肠,也会稍稍动容。谁知顾射不但是铁石心肠,而且还是比铁更刚,比石更硬铁石心肠。他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下,道:“刚才来,都是景仰我。”

    姚师爷旁观者清,看出柳崇品屡战屡败不但讨好顾射,反而惹了他嫌,忙道:“顾公子伤势未愈,不宜太过操劳。柳公子,不如我们改日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姚师爷看出东西,柳崇品又如何不知?他就驴下坡道:“还请顾公子好好休养,崇品告辞。”他又是深深揖,态度之虔诚,如供奉神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