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90章(1/0)

    陶墨抱着膝盖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为他报仇。”顾射用再平常不过语气道,“将黄广德绳之于法。”

    陶墨抬起头,泪汪汪双眸燃起火焰,但火焰里却掩藏着丝不确定。“我?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自己仇本该有自己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是知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顾射反问。

    陶墨低声道:“那是很大官。”

    顾射道:“那又如何?终有天,你会更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陶墨抬起头。留恋眼眶不去泪水褪去了顾射平时高高在上冷漠,看上去朦胧而温柔。他脱口道:“你会陪在我身边吗?”他话说得急,说完才觉不妥,脸霎时涨得通红,眼睛急急地眨了好几下,泪水落下来,视线清晰。可是,即便这样看,顾射看上去依旧很温和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你真心,”顾射波澜不惊道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可以?

    可以陪在他身边?

    是当师爷?还是……

    陶墨觉得晕乎乎脑袋被他话搅成团,什么头绪都分不出来,只能呆呆地看着顾射,仿佛这世上只剩下这么件事可做。

    “去洗把脸。”顾射挽回他神智。

    陶墨抬手抹了把脸,手湿漉,原本还没褪干净红潮又加深几分,匆匆忙忙地站起来,朝外走了步,又退回来,小声问道:“你伤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顾射趴着,神情风度却与坐着无异。

    陶墨犹豫了下,又问道:“我还能来看你吗?”

    顾射望着他眼中期待目光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陶墨当即咧开大大笑容,嘴角几乎碰到耳根,欢欢喜喜地出门。

    走廊上,金师爷、老陶等人看他神色就知道顾射出马,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果然,陶墨站在金师爷面前,深深揖,道:“师爷,以后还请多多提点。”

    金师爷侧身,避开他大礼,道:“东家何故如此?莫不是责怪我之前不尽心么?”

    陶墨忙直起身,摆手道:“绝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既无此意,何必行礼?我既收了东家薪俸,自然为东家鞠躬尽瘁。”说着,金师爷后退半步,也作了个揖,“之前是我思量不周,连累东家,还请东家责罚。”

    陶墨扶起他,道:“师爷多虑。此事乃因我而起,与师爷无关。”

    金师爷道:“若非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陶听两人你来我往,没完没了,忍不住打断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由金师爷做东,开个赔罪宴吧。”

    金师爷笑道:“理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陶墨还欲再说,却被老陶用眼神制止。

    由于顾射还在床上躺着,赔罪宴只得延后。毕竟论起来,顾射才是这场事故最大受害者。

    却说他们这边刚刚消停,覃城知府却十分不消停。他之前派衙役去确是带着试探之意,不想衙役就这样被轻轻松松打发了回来,心头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那师爷也不敢回家,只能陪着他同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最后知府把桌子拍,叫道:“不管了。我把那个崔什么与黄广德块抖搂出来,指不定还能好过些。”

    师爷忙拦住他道:“大人,不可鲁莽。”

    知府瞪着他,“难不成要我坐以待毙?”

    “那顾弦之身份还不知真假。万是假,岂非平白得罪了黄广德?”师爷道。

    知府道:“如何验证真假?难不成要我千里迢迢请顾相来验证不成?”

    师爷知道他在气头上,不敢故弄玄虚,道:“顾弦之字画名扬天下,但凡对字画有所研究之人都能分出真假来。若是我们能拿到那个顾射字,应当就能验证真假。”

    知府听得心中动,道:“如何拿到顾射字?”

    师爷道:“此时百般手段也不如坦白从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师爷道:“不如大人就光明正大地去求幅字。那陶墨怎么说也直属大人之下,必不会驳大人面子。”

    知府觉得有理,道:“此事交由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师爷脸色发苦,却不得不应道:“是。”他如今只希望顾射站得远,没听到当日是他劝说知府动手。

    81、先发制人(九)

    师爷接了这么个差事,心里直打鼓,琢磨着怎么着都不能这样两手空空地去。只是那顾射若真是顾弦之,财富地位名声那是样样不缺,若真有什么心头好,也不是他这等身家送得起。他想来想去,只想出个美人计,但顾弦之传闻万千,却从未听说过他与哪位美人有过什么风流韵事,偶有趣事,也都是同窗之谊……

    他心头亮,猛然想起个人来——

    雪衣侯薛灵璧。

    他当年不也是不近女色?而事实证明他并非不爱美人,只是不爱美女而已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觉得有此可能。顾弦之文采惊天下,必然喜欢能与他笑谈风月,闲看山河之人。这样女子当世难寻,男子却是有。何况,请个女子去,意图昭然若揭,万不成,反倒雪上加霜。若是请个男子去,即使试探不成,也可全身而退,无损颜面。

    师爷脑海里瞬间过了好几个人名字,最终定了人。

    柳崇品在覃城算得上薄有名声,只是这名是污名,声是骂声。

    他本非覃城人士,乃是随母改嫁入籍。由于他相貌出众,谈吐不俗,因此刚来几月便在当地站稳了脚跟,还加入了当时十分著名诗社,在覃城六公子之中排行第五,有雅五公子之称。

    只是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。

    柳崇品融入此地未几,真品行便慢慢曝露出来。趋炎附势、挑拨离间、损人利己……种种事迹,令人叹为观止。由于他缘故,曾风靡时覃城六公子割袍断交,诗社解散,他也从此臭名百里,无人不闻。

    不过师爷倒十分欣赏他口才,偶尔会请他喝酒谈心,但对柳崇品屡屡提起在知府面前举荐之事却做耳旁风。师爷心中清楚,有些人可利用,却决不可用。而这时正是可利用之时。

    其实用柳崇品,师爷心里头还是有几分担忧。毕竟以柳崇品过河拆桥为人,若真搭上顾弦之,说不定不但将他抛诸脑后,甚至反过来对付他也有可能。但现在却不由得他挑挑拣拣。要找个才华横溢貌美男子不难,但要这样男子甘心雌伏于另个男子之下却非时能找到。

    柳崇品听师爷说起此事,果然眼睛亮,眉眼掩不住喜色,“当真是顾弦之?”

    师爷心想,我正是要知道他是与不是。“自然不假。看那人气度风采,除顾弦之之外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柳崇品此刻就像是看到天下掉了个金元宝,心里头反倒不确定起来,“以顾弦之身份,要怎么样人没有?如何会看上我?”

    师爷道:“柳兄谦虚。柳兄样貌才华又岂是普通凡夫俗子可比?顾弦之名扬天下,必定心高气傲,非柳兄这等人品怕不能让对方动心。”

    柳崇品被夸得心中飘飘然,又着实不愿放弃这等大好机会,又试探道:“那顾弦之真有断袖分桃之癖?”

    师爷道:“有此传闻,但是真是假还要请柳兄亲自确定才是。”他说着,露出抹别有深意笑容。

    柳崇品也不以为意。其实他早看多了史书上男子靠着美貌平步青云故事,心中也有几分向往。顾弦之虽不是王侯将相,但他家世人品才学俱是流,若真能攀附上他,纵然不能平步青云,却也绝对能摆脱目前尴尬不堪境地。至于知府与顾射过节……关他什么事!

    师爷看他神色便知他已动心,便与他细细讨论起到时应对策略来。

    柳崇品记下。待师爷走后,他又翻出两本艳情小说,将书中女子在脑中换成自己,悄悄练习。

    找了柳崇品,师爷仍觉不够。他想了想,又找了两名捕快同去请城中几位德高望重书画大家。这些人虽不屑与师爷往来,但听说顾弦之到了覃城,个个喜形于色,忙不迭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事后,师爷吩咐两名捕快记住地址,然后去客栈外守候。若是看到他与顾射交谈时扬手,就跑来这里请他们。

    捕快应下。

    如此番准备后,师爷才去药房买了些补药,找上柳崇品,同上客栈来。

    他们到客栈时候,陶墨等人正要用晚膳,看到他们来,个个都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唯有金师爷笑眯眯地站起来,“姚师爷,稀客稀客,有失远迎。”陶墨既然要继续做官,那么覃城知府这个顶头上司暂时还是得罪不得。

    姚师爷忙回礼。

    老陶庆幸顾小甲正在楼上伺候顾射用膳,不然以他个性,只怕早闹得不可开交了。

    他放心得太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