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1章(1/0)

    识汝不识丁 作者:酥油饼

    讲述了目不识丁的陶默在一代才子顾射的帮助下,逐步实现成为一个“好官”的理想,坎坷中伴有感动与温暖,也将“反腐倡廉”的国家法规在无形中传递出来的故事。

    1、新官上任(一)

    “翻过这座山,就是谈阳县了。”老陶缩着肩膀,低头剥着橘子,状若漫不经心地说。

    陶墨忍不住掀起帘布。

    冬日里的寒风立时呼呼刮进来,外面银装素裹,什么都看不见。正赶车的郝果子回头道:“少爷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陶墨被冻得打了个哆嗦,连忙将帘子放下。

    老陶把剥好的橘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橘子放得久了,有些干巴巴的,吃到嘴里倒是甘甜。陶墨连吃了几颗,才将剩下的塞进老陶手里。

    老陶也不客气,一口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陶墨下意识去摸怀里香巾擦嘴,但手刚伸进怀里,就想起那条香巾之前被自己丢进炉子里烧了,心里不禁有些惋惜。流连群香楼这么多年,只得这块香巾作纪念,没想到最终还是没剩下。

    “少爷,冷吗?”老陶将暖炉往前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陶墨心情憋闷,坐了会儿,沉不住气问,“听说谈阳县富户多,怕是不好相与。”

    老陶道:“人善被人欺。少爷若是怕他们,他们自然会欺到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怕他们?”陶墨音量微微提高,“我是一定要做好官的!”

    老陶昏昏欲睡的眼皮下终于绽放出几丝光彩来,“少爷一定能的。”

    陶墨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变成“陶青天”受夹道百姓相迎的景象,顿觉前途一片光亮。

    车厢突地一晃。

    陶墨后脑勺猛然撞上车壁,身体半仰着栽进车厢角落。

    由于老陶与他对坐,情况稍好,在关键时刻两只手撑住车壁,不似他这般狼狈。

    郝果子掀起帘布,探头进来,哭丧着脸道:“车轮坏了。”

    风刮得凌厉。

    陶墨使劲缩脖子,想将头缩进领子里去。

    “幸好离谈阳县也不远了,我们走去就是。”老陶对郝果子道,“将马解下来驼行李。这车等少爷进了县衙,再派人来取吧。”

    陶墨只好从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郝果子道:“不知上一任的县老爷走了没有。若是没走,我们怕是没地方住。”

    老陶道:“我打听过了。上一任县老爷是病逝的,家人早将他收殓回乡了。”

    郝果子嘟哝道:“这下更糟,连个提醒的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老陶道:“着什么急?县老爷不在,县丞、主簿和典史总在的。或许还有师爷,这些人都比县老爷要通晓世故得多。”

    郝果子这才不说话了,利落地将行李卸下,捆到马上。

    陶墨站在道边,身体不停地哆嗦着。

    老陶将暖炉取出,让他提着,“多少暖和点。”

    陶墨勉强从袖子里伸出两根手指,捏住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和一匹马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冰雪微融,脚下最是湿滑。

    郝果子连摔了三跤才总算摸出门道。

    陶墨原本也要摔,但每每被老陶扶住。莫看他年迈,却是三人之中步伐最稳健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般磨磨蹭蹭,竟也赶在关门之前进城。

    在无人山林走久了,突然遇到嘈杂鼎沸的人声,三人都生出恍然如梦的错觉。

    郝果子擦了擦眼角道:“以后这里就是家了。”

    老陶道:“未必就是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郝果子瞪大眼睛道:“你说少爷会被罢官?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老陶连忙吐了口唾沫在地上,伸手一拍他的脑袋,不悦道:“不能是升官么?”

    郝果子干笑着牵马往前溜。

    陶墨和老陶远远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了人气,陶墨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郝果子顺着东大街,一路寻到县衙门口,叩门递帖子。

    等陶墨到时,里面的人已经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官文说老爷要过了正月才到,没想到年前就到了。真是有失远迎。”那人见陶墨好奇地看着他,自我介绍道,“我是原县太爷张经远的刑名师爷,敝姓金,老爷称我金师爷便是。”

    陶墨老老实实地唤了一声,“金师爷。”

    金师爷目光如炬,在三人中间晃了一圈,落在老陶身上。

    老陶道:“小人是跟东家来守门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谦虚,但金师爷却看得出这三个人中,就属这个最难缠,当下哈哈一笑道:“老爷千里赴任,理当进屋再谈。请。”

    老陶见他口中说得客气,眉目神情却全然不将陶墨当一回事,不禁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进得二堂,金师爷突然留步,将陶墨引到上座,自己在下首陪坐。

    陶墨疑惑地看向老陶。

    老陶道:“少爷行了一天路,正是疲乏。师爷为何不引至内堂?”

    金师爷惊得弹起来,连拍额头道:“我真是糊涂了。不过上一任张大人临终之时,一直为自己未能与新上任的县老爷完成交接官印而耿耿于怀,所以老爷若是能勉励支持,还请出示上任文书,也好让我将官印交接与大人,卸了身上重责。”

    他夹枪带棍,分明不给人余地。

    陶墨只好取出上任文书给他,又跟进书房,接过官印。强撑到此刻,他已有些不支,身上一阵阵发冷,牙齿咯咯得哆嗦着。他怕老陶和郝果子担心,只好退到一边,暗自忍耐。

    老陶见金师爷转身要走,连忙唤道:“金师爷,何去?”

    金师爷笑道:“我东家是张大人,如今张大人故去,所托之事完成,自然再无留下之理。”

    老陶道:“金师爷何出此言?我家少爷新上任,正是用人之际。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”金师爷看着陶墨,嘿嘿笑道,“新老爷五千两捐了个县官当,可见财大气粗,不愁奔投之士不纷至沓来,哪里还用得上我?以我之见,在谈阳县地界,找个告状的不易,找个讼师或师爷,却是再简单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老陶还待再劝,那金师爷却甩袖走了。

    郝果子抱怨道:“这人好大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老陶看向陶墨,似在责怪他当时不发一言,却见他双唇发紫,眼神涣散,这才吃了一惊,伸手去摸他的额头,竟是滚烫,忙对郝果子道:“去,去请大夫!”

    郝果子答应一声,连忙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老陶扶着陶墨进了内屋。

    他们带的行李不多,又在半路丢了些,留到最后的都是些贵重之物,值钱却不防寒。

    老陶只好翻箱倒柜地找上一任县老爷留下的旧物,竟真的找出两床被子来。他连忙铺上,让陶墨躺下,将暖炉重新点起,放到床边,又亲自去烧水。

    等他烧水回来,还不见郝果子踪影,想是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寻不到地头。他又想到陶墨素来最怕冷,以往冬天总是蜷缩在被窝里不肯出来,这次却为了当好官,执意提前赴任,心中不禁又是欣慰又是难过。

    他端着热水走到屋里,就听床上陶墨正迷迷糊糊地唤着人。

    走得近了,才听他喊得是“爹”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郝果子领着大夫进门。

    老陶退到一边,等大夫诊脉开方后,将他叮嘱的注意事项,在心中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等一切忙定,天色已经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由于前任县太爷夫人走时将县衙大多数的仆役都带走了,只剩下两个看门的。所以老陶只能先让郝果子在外面买点吃食回来对付一晚。不过明天起来,要忙的事情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陶墨出了一夜的汗,翌日起床觉得身体还有些虚,但精神不错,便起身披衣出门。

    郝果子正端着热水过来,见他起床吃了一惊道:“少爷,你怎的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饿了。”陶墨转身进屋,慢吞吞地洗漱。

    郝果子道:“我今早买了柴米,正熬着粥呢。”

    “白粥不好喝。”陶墨下意识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