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八章 无人应答(1/0)

    梦,不单纯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更是一座桥,通向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——御川

    08年7月4日

    密不透风的一片黑暗,狭小空间里,听着棺外老秦念经,于小川不知所措。昏昏的,四肢无力,就这样于小川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,杀声四起,兵戈相向,于小川猛地睁开双眼,周围是尘埃遍野,黄沙满天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是梦?”于小川心中自问。

    就在于小川疑惑之时,一把闪亮亮,伴随着撕破空气发出嗡嗡巨响的断刀向其飞来。

    于小川毫无防备,但却不受控制般的,起跳,在空中向前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,躲过断刀,落地又是一跳,穿过身边撕打的人群,眼前的,是一柱通天石柱,上面像绑着一个人!

    “林夕!”于小川看清上面绑着的人,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哪里?林夕为什么被绑在通天的石柱上?”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正当于小川即将跳上石台,去解救林夕时,面前杀出一个同体发红,双瞳四耳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女主叫喊着,擎着一把被火焰包裹的戟朝着于小川刺去。

    于小川侧身一躲,顺势将戟夺在手中,稍一用力这戟便化成了灰烬,“你们这群大逆不道,欺师灭祖的杂碎,那柱上之人是谁!是你们的王!”于小川瞪眼怒斥。

    “哼,我们绝不可能和你们仙界融合,亿万年前,祖先自创修炼之法,算是逆天而行,修炼之后相貌必会丑陋无比;你们不供奉祖先的开拓之能,反将我们一宗驱离,我们无处落脚,浪迹天涯,最终在那深海火山找到栖身之地,那一战我们死伤惨重,你们就连为得道的小辈都不放过,这血海深仇怎会让她这个异类说忘就忘!看看我们,修炼祖上的功法,舍弃了相貌,可偏偏出了个林夕,同样是修炼祖上之法,却毫无损伤,他是叛道者,长老们推她为王,我们不甘心!”女子叫骂。

    “她和我依旧走的是共荣之道,也是最初我们生存的状态,这样也是你们和你们祖先想要的。”于小川向女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要将你们驱逐,夺回本属于我们的一切!林夕那个异类,就拿去祭祖吧!”女子铁了心要致林夕和于小川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你做不到!”于小川怒了,右手作剑指,向女子杀去,只见空中一道闪电,不,不能称之为闪电,这电出自于小川的右手,是剑!可见于小川在这个世界里水平之高,御电之能,运气将雷电控于掌中,作剑以为兵刃,与女子厮杀。

    见得日月西升东落,二人厮杀是历经数日,仍不分胜负。林夕已经脱力了,加上数日未进水面,哪里还撑得住,已经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于小川见与女子纠缠过久,林夕快撑不住了,便使出杀手锏,关键时刻按R放大招了。

    一道奇雷从天而降,这雷是发着金光的,有百米粗,四周还萦绕着无数小闪电,就这么直直打在女子身上,女子举臂格挡,显然不是对手,生生被嵌入地底。见状,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叹为观止,无论是仙界还是魔界,没有人打到如此境界,这种能力也只是古书记载的乱世传说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是至元八卦境,所有人若想留得性命,都把武器放下!”于小川怒吼。遂腾云驾雾来到林夕旁,轻抚林夕脸颊“让你受苦了。”挥手向捆绑林夕的绳子斩去,顿时金光乍现,光彩夺目,看来这绳子也非寻常之物,但相较于至元八卦境的于小川来说不堪一击,随即斩断落地,于小川一把抱住林夕,率众神卒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,于小川由内至外散发热气,身体通红,就要燃烧一般“可恶,竟然暗算我,你们带她回去,好好招呼,我可能要去解决一下其他事情。”说完,于小川把林夕交给身后之人,飞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似五步蛇毒,不过多时,于小川已经撑不住了,当然于小川毫无感觉,自始至终他只是见证者一般,一切行动和语言都不是他主动行为的。于小川看着自己的双手,一点点化为灰烬,冒出火花,结束了,这一生。

    “林夕,我们百年后再会!”于小川仰天长啸,化作灰烬,风云突变,狂风骤起,大雨倾盆,最后,连那灰烬也随雨水四散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08年7月6日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于小川被老秦扇醒。

    这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的道理不假,可是如何才能联系到林夕呢?平日都是林夕主动找到于小川,这几日林夕又迟迟不来。

    “我倒有一招,不过你得能承受的住。”老秦一脸奸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招?”于小川也很盼望再次见到林夕,虽然现在有冯雪了,可是这老相好也不能说放就放吧,这也不符合于小川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作风啊。

    “你喝一碗鸡血躺下,我在你身上画符,给你送过去,不过你要心无旁骛,只想着林夕。否则去向哪里,回不回得来就不好说了。”老秦摸了摸下颌上稀疏的胡子。

    “能换一个吗?那鸡血一是不卫生二是忒腥啊!”于小川一脸糟,简直像是吃了那啥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能,你还要不要命了?”老秦很冷血的回答,空气感觉结了冰。

    “给你准备好了,喝吧。”确定不是故意的?老秦这早早准备好是真的秀,莫不是之前就算出来了?

    于小川捏住鼻子一口气喝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诶,别断,咬一口全喝下去。”老秦看着两眼泪汪汪的于小川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为了苟命,于小川只得硬着头皮喝下去。喝完后,于小川抱着垃圾桶干哕,这劲是真的冲,上头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,年轻人有魄力,躺下吧。”老秦把棺材的侧板拉下来,棺材直接变成了床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还有这操作?棺材秒变床?”于小川是惊讶万分,这棺材也是奇技淫巧,你就看,无论多仔细也无法看出它还能变身,一点机关按钮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少他娘废话,这要能让你看出来还用得着花老子40w?躺进去!”老秦对于小川的无知和没世面即无奈又高兴,无奈是这小子真的土老帽,开心是正是这土老帽,让老秦那点虚荣心得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于小川躺下,老秦开始为他“宽衣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脱衣服啊?”于小川一惊。

    “废话,穿着衣裳花符,是要给你衣服送过去?”老秦看着突然坐起来的于小川。

    “躺下!”于小川听话的躺下了。

    老秦继续为他“宽衣”,脱一点,摸一下;于小川明知这老东西拿他开涮,为了活命也没有计较,只可惜,这人啊,就是贱,越纵容越放肆;当脱掉裤子时,老秦弹了一下道:“现在年轻人吃的就是好,嗯,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老不要脸,男的你也摸!”于小川要跳起来打老秦,不料老秦先了一步,把他按的死死地。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别在意。”老秦笑得猥琐至极。同时朝着于小川的脑门就是一掌,于小川一下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漆黑“这是哪?”于小川问道,然而,好像很空旷,但有墙,声音很快就传回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四面八方传来一个声音:“心无旁骛!”是老秦的声音,于小川意识到,应该是开始法式了吧。

    “林夕、林夕、林夕……”于小川不断的重复,在心中默念林夕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有效果吗?”空中传来老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效果,一片漆黑,话说你怎么能和我说话?”于小川向着空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完了,林夕是被人困住了,咱们找不到她了。”老秦话音刚落,于小川发现前面有光了。

    “老秦!有光!”于小川激动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朝着光的方向走,别停!”老秦也很激动。

    于小川向着光飞奔,只可惜这路好像被拉长了,怎么跑也跑不到光的位置。就在他几乎放弃的时候,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将他瞬间拉入光中。

    是沙漠,风都是黄色的,丝毫睁不开眼,漫天飞沙。

    “老秦,老秦,我进来了,是沙漠!”于小川继续向空中喊,“老秦,老秦,听得到吗?老秦!”与老秦失去了联系,四周除了沙丘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于小川环视四周,突然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,他瞬间想到,是光!沙子反射的阳光,可以看着太阳的方向走出沙漠!

    昼夜更替,行走了一天的于小川口干舌燥,太阳强烈的照射已使他的皮肤爆皮皲裂,沙漠的夜晚,温度下降是极快的,而且最低温能达到零度,只穿着一身夏季装的于小川蜷缩在一起,瑟瑟发抖。这一晚怕是无比难熬。

    ——御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