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514章 拍卖,大获成功!(1/0)

    众人陷入惊愕,感慨,震撼……许久之后。

    终于也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李盛这个门票的计策,还真是绝妙。

    并且紧接着,李盛又抛出了一个让众人无法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再者说……商业也好,工业也罢。一切的一切,归根结底只是为了神州同胞的生存,以及更好的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达到这些目的,一切才是有意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没有的话,咱们的座钟拍卖会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李盛说罢,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的。

    座钟这玩意,当年作为西洋景,在大清那可是一等一的奢侈品。

    价格高了不敢说,但几万两还是经常出现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还不是一般的座钟,这可是人们从未见过的,此时乍然现世,那价格又不知道该有多高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你说这座钟能不好使吗,肯定能大卖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种,手中有重宝必能变现,但却不能立刻变现,必须等待的感觉之中。

    类似于高考知道自己考了高分,但录取通知书却迟迟没有寄过来,也没有收到录取短信。

    在这种紧张期待之中,李盛度过了漫长的一个傍晚,接着终于等到了夜间的拍卖会开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李盛,还有身边麾下的武媚娘等人,也都是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座钟的最终成交价,可是关乎工业区接下来数月的成长。

    这不是夸张,事实真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果这座钟能卖出好价钱,那么下一步,更多的座钟也会随即出现在拍卖会中。

    有了拍卖会这个完全独立于造船工业本身的财源,整个账目现金流就会健康的多,宽裕的多。

    届时同时铺开九座船厂生产大船,将不再是梦!

    大唐,也将拥有天下至尊的巨大船队,届时海外的无数资源,也就不再是天高海远遥不可及了。

    而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过去,结果还真让李盛惊喜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却说李盛已经回了自己的小院里睡觉休息。

    现在来说,也就是一个拍卖会,除此以外并无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而这个拍卖会,李盛也想好了。

    一万贯起拍,卖应该是卖的出去,但要说多高,可能也不至于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玩意也不是自己的终极企划。

    毕竟座钟除了本身的稀有度之外……

    咱还能再给这玩意镶嵌一些宝石金银美玉之类的不是?

    反正自己这边,已经定制了一批零件,如果顺利的话,一段时间之后……自己就可以直接组装一块怀表出来计时了。

    届时,这座钟嘛,就可以直接奔着奢侈品爱马仕的方向一路越走越远,有多远走多远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还怕没钱赚不成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李盛除了之前和武媚娘等人说的理由之外,后续也进一步考虑了这个事。

    实际上,座钟这东西,当年能在晚清屡屡卖出天价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关键原因,就在于神州当时没有工业,也就没有自产座钟的能力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限制,座钟这东西无形之中,也就具备了类似黄金的属性——

    它是无法被伪造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可是硬通货。

    外加这玩意,的确是一看就是聚集了才智,精心设计打造而出,很值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再镶金嵌玉,雕龙画凤的打造一番,那可不就是完美的赚钱神器么,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既然有的是机会,自然也就没什么可着急的。

    拍卖现场,李盛干脆看都不看,直接回院子里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……

    睡到一半,忽然被杨玉环的一双玉手摇醒。

    李盛睁眼,就看到一头汗水,发丝黏在额头,看上去有些疲惫,但目光却十分兴奋的武媚娘。

    这次拍卖,大获成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边……

    却说王景等人,终于成功带走了座钟。

    要说竞价这种事,凭的不是别的,什么技巧之类……多半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真正考验的,最终还是实力。

    经济水平如何,才是直接决定竞价结果的关键因素。

    而王景,李天城……

    这帮人是什么人?

    那可是五姓七望!

    整个大唐,连李二都没这群人有钱,家里良田万顷,每年的田租怎么花都要愁死人。

    就这条件,拿下这座钟还不是简简单单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

    这江东之地,富户也的确是多,过程之中也很是让王景等人惊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古人说江东子弟多才俊,我看这财主也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回程的夜行马车上,王景不悦的皱眉抱怨了一下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一旁的李天城、崔白鹤等人立刻点头,裴寂萧瑀心有戚戚,不过……

    尽管在吐槽,众人脸上却没有分毫的不愉之色。

    却见王景说完,接着李天城老爷子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这座钟价格起拍一万贯,我还当无人问津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,没想到,这江东富户还真不少,居然也有人出价!”

    李天城说罢,王景顿时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本是李盛师门中的无用之物,说的神乎其神,乃是集机关术之大成者。可有什么用?不过一日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都能卖出这等价钱,这江东果然是藏龙卧虎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景笑吟吟的看向一旁的苏大寿。

    被王景这么一看,苏大寿颇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这江东一代的富户,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自己的熟人。

    这一下居然跟王景等人抢夺起宝物来了,属实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尴尬归尴尬……

    苏大寿还是有些自豪的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我江东豪杰,取五姓七望而代之,又有何难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谈笑归谈笑。

    王景接着却也说回了这次的正题。

    “诸位……这座钟,今日我太原王氏,出四万贯拿下。这四万贯虽然不是小数目,但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啊……李盛这奸贼,好歹也算是一代枭雄,如今却沦落到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是李盛无奈变卖之物,王景就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玛德,这奸贼过去一年,恶整了自己多少次,连自家孩儿王玄臣,都……都沦落到了不孕不育的地步。

    今日……终于是大仇得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