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水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二节 失窃(1/0)

    此时已经晚了,事已至此,李宪只能硬着头皮吞了下去,然后脸颊通红,张开嘴轻轻呵着气:“怎么这么烫!”

    生怕他被烫坏了,卢悠悠急忙递给他一杯清水让他喝下,然后一脸的焦急:“怎么样,没事吧,这粥刚刚熬好,滚烫着就盛了出来,你……你怎么不用调羹呢?”

    重新运了运气,李宪觉得喉咙好多了,于是一把抓住卢悠悠的手,又轻轻一抻,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,抚着她的手背低声道:“你刚刚那副样子,我若是喝晚了,都快把我吞下去了,我又怎敢不喝,更不敢喝慢了。否则的话,你不是又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手背被李宪的手指抚得痒丝丝的,更让卢悠悠的脸颊也飞上了两团红晕,她轻轻挣了挣,没挣开,于是嘟着嘴道:“我是河东狮吗?就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生气,你一生气,我便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哄你才好,哪怕是八百里加急的战报送来,我都没像这般无措过。”

    听他竟把自己同八百里加急的战报相比,这种比喻也太无厘头了些,卢悠悠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了声,快速从他的身上站起,哼道:“昨天的事,我现在的确是还很气,不过我昨天语气也不好,就当是扯平了。但是,你日后连门都不让我出,我能不着急吗?若真如此,日后我在这宁王府岂不是像坐牢一样?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不让你出门了?”李宪叹气,“是你自己说的,自己却气了起来,还跑掉了,我这才是无妄之灾呢!”

    “你虽然没说,可你就是这个意思!”卢悠悠柳眉倒竖。

    卢悠悠这欲加之罪让李宪实在是无语至极,于是他终于意识到,无论是多美好的女子,都有不讲理的一面,而这个时候,最好的做法就是箴口不言,沉默是金。

    于是,他的沉默被卢悠悠认定为默认,随即她气哼哼的道:“所以,就罚你今天陪我逛街!”

    “陪你逛街?”李宪一愣。

    卢悠悠点头:“对,这长安城我还没好好逛过呢,还有上次花会的时候,就听说会仙居的酱肘子很不错,但是却一直没机会尝尝,你今天陪我一起去吃酱肘子吧!”

    “去会仙居,吃酱肘子?”李宪眼神微闪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行?”卢悠悠撇撇嘴,“你若没时间,我自己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李宪又怎么肯让她一个人出去逛街,于是急忙拉住她:“怎么不行?本王正求之不得!你且稍等,等我换件衣服,咱们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见他同意了,卢悠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笑容:“我也回去换衣服,咱们在王府门口见!”

    “你换什么衣服?”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见她穿着箭袖胡裙,很是利落,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,“你这身就很好呀。”

    他不问还好,这一问,却见卢悠悠的脸又绷了起来,撇嘴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,我若是同宁王殿下同行,只怕还未等回府,流言就满天飞了,所以,我已经向金仙公主借了男装,也省的又有什么误会,省的殿下担心我的名声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被卢悠悠这么一怼,李宪哭笑不得,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她担心的还算是有些道理。先不论大街上的人能不能认出他是宁王,单说她要去会仙居吃酱肘子这一点,不小心点还真不行。

    会仙居什么地方?可是长安城的才俊聚集的地方。再加上会试将近,全国各地的才子纷沓至来,打听消息也好,以文会友也好,那里天天都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路上的人认不出他宁王李宪,那里的人却未必认不出来。万一再被什么孟浪子冲撞了,可就真的是好说不好听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今日悠悠怎么突然想起会仙居的酱肘子来了?难道只是为了同他赌气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出门前,李宪便让下人去会仙居打了声招呼,帮他留下了三楼的贵宾室,结果马车刚刚在会仙居门口停稳,两人还未下车,便听到从会仙居中传来一阵阵叫好声。

    让下人一打听才知道,竟是会仙居中正在举行诗会,来自大江南北、前来赴考的才子们,今日全都聚集在此处,打着以文会友的旗号,其实是在斗诗斗酒,试探相互的深浅。

    贵宾就是贵宾,李宪他们刚下了车,段老板便亲自前来,带着他们从另外的小门上了会仙居的三楼。刚一进入房间,便听从楼下的大厅中传来一阵阵的叫好声,卢悠悠一下子来了兴致,立即打开房门,走到了走廊上,扶着栏杆向下望去。

    却见楼下大厅中,几十个年轻书生围在一起,而在大厅中央,两个青年相对而站,应该正在斗诗。

    “怎么,很有趣?”

    李宪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,手轻轻搭在卢悠悠的肩膀上,也向下看去,而后微微一怔,随即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,看着卢悠悠道:“竟然还是熟人!”

    卢悠悠眼神闪烁的看了眼李宪,又迅速收了回去,哼道:“还真是熟人呢!章公子竟然也在这里……咦,他旁边那个可是藤原?”

    李宪笑而不语,而这个时候,却听下面再次发出一阵叫好声:“关塞年华早,楼台别望违。试衫著暖气,开镜觅春晖。燕入窥罗幕,蜂来上画衣。情催桃李艳,心寄管弦飞。妆洗朝相待,风花暝不归。梦魂何处入,寂寂掩重扉……好,好,这首诗实在是好呀!”

    “章公子可是文魁,这种题目还不是小意思?恭喜我中原才子又得一绝句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没听过他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这首词这几个月可是在长安城传遍了,这位章公子,才情堪比李杜,实在是咱们中原百年难得一见才子呀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记得还有一副《江月花神图》与之相配,也是堪称神作呀,不过可惜,原本那图是挂在会仙居顶楼的,前一阵子却不知被哪个小贼盗走了,故而现在挂在楼上的只有仿品,实在是让人唏嘘!”

    《江月花神图》竟让人盗走了?

    卢悠悠一愣,不由看向李宪,却见后者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,仿佛全没有听到一般,于是咬咬牙,哼了声:“被小贼盗走了?哈?”

    这时李宪才看着她一笑:“的确是可恶,你放心,我定督促官府将那小贼抓到,找回那幅图。”